读私立学校、送孩子出国留学,中国家长淡定了吗?

时间 :2021-05-16 作者 : 来源: 浏览 : 分类 :
弥漫在公立学校孩子家长中的焦虑气息令人窒息,公立学校之外,把孩子送往民办学校,或送到海外留学的家长是否也对孩子教育问题同样感到焦虑?

对很多中国孩子而言,去海外留学先去民办学校读国际班是通行做法。图为去年3月12日,上海某民办中学外教在上课。

【侨报网综合报道】面对各种教育资源,人们似乎有很多选择,但似乎又只 有一种选择:学习,考试,成绩。留学热,学区房热,课外辅导班热……各种坐立不安的热潮似乎在每一位中国家长周围涌动,似乎每个家长都无法逃脱被裹挟的命运。弥漫在公立学校孩子家长中的焦虑气息令人窒息,公立学校之外,把孩子送往民办学校,或送到海外留学的家长是否也对孩子教育问题同样感到焦虑?答案是肯定的。

重返“跑分系统”

尽管中国公办义务教育完全免费,但民办学校不仅可以跨区择校,更重要的是课堂活跃、孩子的学习和成长环境宽松,课外有各类独具特色的校本课程。也正因为如此,很多中国家长毫不犹豫地把孩子送进收费高昂的民办学校。

北京未来网报道,“一年8万元(人民币,下同)左右(学费),不多,真的不多,去外面报班一年的费用也得将近10万元。”在北京市的一次小升初开放日活动上,有媒体和家长聊起民办学校的收费,一位家长如是说。

2017年,南京市民孙伟如愿以偿把儿子送进了一所民办初中。“我们当时想的就是,家里条件允许,只要孩子能考上民办学校,就全力支持他。”孙伟称,“小学六年级上学期,有些民办学校就开始招生了,我就带着我娃参加各学校的考试。只有多参与,机会才大啊。我几乎每个周末都带他去投简历、考试、面试。”

现在中国实施免费义务教育,为什么一定要花钱读民办中学?“我娃成绩不错,不想让他被耽搁了,老师也推荐学习不错的学生报考民办中学。”“上中学后,正好是青春叛逆期,在公办学校,万一和不上进的孩子在一起玩,加上公办学校老师管得没有那么严,学习肯定会被耽搁,影响孩子将来考大学,甚至就把孩子毁了。而上民办校的孩子基本都是学习好的。”孙伟说出了他不愿意让儿子读公办中学的顾虑。

其实,很多受访家长都有这样的担忧。据孙伟介绍,儿子萌萌每年的学费2万元,加上生活费和报辅导班,一年下来花费6万元左右。初中三年的花费18万元左右,接下来高中三年,费用只会更高,初步估算,六年民办中学的费用将近50万元。

家长花重金把孩子送进民办学校,孩子们是否就能真正摆脱公立学校的疯狂补课呢?

北京《财经》杂志报道,2004年,李蕙的孩子出生,为了寻求更好的公办学校,她在上海闵行区购买了学区房,尽管比周边屋价高出20%,但也只有每平方米4900元,如今这片区域的房子单价已经超过每平方米5万元,就资产增值而言,她的先发优势非常明显。

从孩子的教育来看,这次投资却没有达到她想要的效果,李蕙说:“公办学校抓得严,早上7时30分到校,我们的孩子动作可能慢一些,下午放学后做作业总会弄到晚上10时左右、甚至11时。”

纠结到孩子读三年级时,李蕙和丈夫终于做了决定,他们想给孩子一个快乐的童年,就为他选择了一所位于浦东的民办学校,学校晚上统一7时50分熄灯,孩子终于不用写作业到深夜了。

如今进入上海民办学校的竞争愈发激烈——2014年,李蕙带孩子到学校现场填了个表格,孩子进去面试,之后不久就确定了名单。今年这所学校发布招生信息当天,早上8时网站开启报名通道,1000个面试资格,两三分钟就一抢而光。

上海师范大学教育学院副教授翟静丽说:“上海民办学校发展较为充分。一方面,长时间内政府对教育的投入相对不足,另一方面,随着市场经济发展,教育需求日益多元化。为满足适龄儿童入学需求,民办学校得到了鼓励,因而快速发展。”

一所上海民办小学的语文老师说:“相比公办学校,民办学校的优势不仅可以跨区择校,更重要的是课堂活跃、孩子的学习和成长环境宽松,课外有各类独具特色的校本课程。”

给市场释放一点空间,就足以吸引对教育有更高需求的中产阶层的注意力,他们既希望自己的孩子在竞争中不落后,也不希望孩子的童年过于机械和灰色。

如今,李蕙许给孩子的“快乐童年”也即将告结,2017年她的孩子开始读初中预备班,周末两天的休息时间,都排上了语文、数学的辅导班。

学校老师开始反复强调“跑分系统”:年级前60名至80名可能进入市重点高中,前80名至150名有望进入区重点高中,出了年级前60%,只能读职业高中。这也是学校和家长之间的“约定”:虽然民办学校有时意味着相对宽松的环境,但不能放弃对高升学率的追求。

上国际班烧掉首付

在升学率这根指挥棒的指挥之下,民办学校和学生同样“压力堪忧”,于是,一些中国家长把目光转向了国际学校和送孩子出国,但这也难祛家长心头焦虑。

北京《半月谈》杂志报道,两年前在大陆热播的电视剧《小别离》中,无论是富裕家庭、草根家庭,还是城市中等收入家庭,中国家长们都选择送孩子出国留学,指望教育改变命运,哪怕是早早地就要和父母、同学说再见。

上海家长陈先生最近就在纠结要不要早点送孩子到海外读书。他说,送出去考虑的不仅是孩子在中国要接受12年的应试苦读,且这种压力和付出不一定能 换来以后较高质量的生活。同时,中国学校对健康心态培养、学习的自由度和多元性、对体育的重视度都不如海外,还有食品安全等让人操心的事。但是,出国留学意味着家庭的离别、亲情的损失,孩子能否适应海外环境也是个未知数。

英国《金融时报》的一篇文章指出,中国留学从政府主导转为由家长/学生个人主导的社会现象,也就十来年的历史。由于家长对孩子留学初衷存在更多的功利性,加之对外国大学教育体制的不熟悉,留学费用的高昂,留学后前途的不确定性,导致中国现阶段的留学普遍处在一种焦虑状态中。这种焦虑状态的消除是需要一个比较漫长的过程,核心还是在于家长对留学初衷的理性回归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对很多打算把孩子送到海外留学的家长而言,孩子出国之前上国际班是不得不面临的一个选择,而这需要大把真金白银。

近日,国际学校服务平台新学说(NewSchool Insight)发布的国际学校行业数据库统计数据显示,当前,北上广深四个一线城市国际学校平均学费分别是17.5万元、15.82万元、14.6万元、13.8万元。在新一线和省会城市中,公立学校国际部(班)高中学段每年的平均学费接近9万元,初中段学费约为每年5.5万元。

“各种补习班,名师一对一都是暗地里使劲的,一节课就两三百元。尤其是我们这种准备出国的孩子花的更多,三年高中40万很正常,在济南够付一套小房子的首付。”近日,谈起孩子上国际班的费用时,张林如此说道。

张林是济南一家私企的高管,家里的经济状况较宽裕。即便如此,张林依然觉得孩子的教育花费是家庭支出最大的一部分,为了给孩子留出读书的钱,他和孩子妈妈都是“节省了再节省,孩子妈买衣服都找打折的。”

张林的孩子从小就是“学霸”,高一的时候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学校里单独开设的“国际班”。国际班就是既讲授中国高中课程,又有为出国留学做准备的高中课程实验班。孩子有学习的能力,家长就要有经济的实力,国际班的背后是高昂的花费。

张林算了一笔账:学费、书费等一年8万元左右,除了每年必须缴纳的学费、书本费以及住宿费外,还要进行雅思、托福等课外辅导,还要承担参加托福和SAT考试的费用,一年下来平均花费十万元很正常。“考一次托福大概要1500元,去香港考SAT要5000元。他们班里的孩子基本都参加了一些国外游学,一次就需要三到六万元。”一笔账算下来,张林说,一年的花费保底是10万元,上不封顶,多多益善。(完)

读私立学校、送孩子出国留学,中国家长淡定了吗?

时间 :2021-05-16 作者 : 来源: 浏览 : 分类 :
弥漫在公立学校孩子家长中的焦虑气息令人窒息,公立学校之外,把孩子送往民办学校,或送到海外留学的家长是否也对孩子教育问题同样感到焦虑?

对很多中国孩子而言,去海外留学先去民办学校读国际班是通行做法。图为去年3月12日,上海某民办中学外教在上课。

【侨报网综合报道】面对各种教育资源,人们似乎有很多选择,但似乎又只 有一种选择:学习,考试,成绩。留学热,学区房热,课外辅导班热……各种坐立不安的热潮似乎在每一位中国家长周围涌动,似乎每个家长都无法逃脱被裹挟的命运。弥漫在公立学校孩子家长中的焦虑气息令人窒息,公立学校之外,把孩子送往民办学校,或送到海外留学的家长是否也对孩子教育问题同样感到焦虑?答案是肯定的。

重返“跑分系统”

尽管中国公办义务教育完全免费,但民办学校不仅可以跨区择校,更重要的是课堂活跃、孩子的学习和成长环境宽松,课外有各类独具特色的校本课程。也正因为如此,很多中国家长毫不犹豫地把孩子送进收费高昂的民办学校。

北京未来网报道,“一年8万元(人民币,下同)左右(学费),不多,真的不多,去外面报班一年的费用也得将近10万元。”在北京市的一次小升初开放日活动上,有媒体和家长聊起民办学校的收费,一位家长如是说。

2017年,南京市民孙伟如愿以偿把儿子送进了一所民办初中。“我们当时想的就是,家里条件允许,只要孩子能考上民办学校,就全力支持他。”孙伟称,“小学六年级上学期,有些民办学校就开始招生了,我就带着我娃参加各学校的考试。只有多参与,机会才大啊。我几乎每个周末都带他去投简历、考试、面试。”

现在中国实施免费义务教育,为什么一定要花钱读民办中学?“我娃成绩不错,不想让他被耽搁了,老师也推荐学习不错的学生报考民办中学。”“上中学后,正好是青春叛逆期,在公办学校,万一和不上进的孩子在一起玩,加上公办学校老师管得没有那么严,学习肯定会被耽搁,影响孩子将来考大学,甚至就把孩子毁了。而上民办校的孩子基本都是学习好的。”孙伟说出了他不愿意让儿子读公办中学的顾虑。

其实,很多受访家长都有这样的担忧。据孙伟介绍,儿子萌萌每年的学费2万元,加上生活费和报辅导班,一年下来花费6万元左右。初中三年的花费18万元左右,接下来高中三年,费用只会更高,初步估算,六年民办中学的费用将近50万元。

家长花重金把孩子送进民办学校,孩子们是否就能真正摆脱公立学校的疯狂补课呢?

北京《财经》杂志报道,2004年,李蕙的孩子出生,为了寻求更好的公办学校,她在上海闵行区购买了学区房,尽管比周边屋价高出20%,但也只有每平方米4900元,如今这片区域的房子单价已经超过每平方米5万元,就资产增值而言,她的先发优势非常明显。

从孩子的教育来看,这次投资却没有达到她想要的效果,李蕙说:“公办学校抓得严,早上7时30分到校,我们的孩子动作可能慢一些,下午放学后做作业总会弄到晚上10时左右、甚至11时。”

纠结到孩子读三年级时,李蕙和丈夫终于做了决定,他们想给孩子一个快乐的童年,就为他选择了一所位于浦东的民办学校,学校晚上统一7时50分熄灯,孩子终于不用写作业到深夜了。

如今进入上海民办学校的竞争愈发激烈——2014年,李蕙带孩子到学校现场填了个表格,孩子进去面试,之后不久就确定了名单。今年这所学校发布招生信息当天,早上8时网站开启报名通道,1000个面试资格,两三分钟就一抢而光。

上海师范大学教育学院副教授翟静丽说:“上海民办学校发展较为充分。一方面,长时间内政府对教育的投入相对不足,另一方面,随着市场经济发展,教育需求日益多元化。为满足适龄儿童入学需求,民办学校得到了鼓励,因而快速发展。”

一所上海民办小学的语文老师说:“相比公办学校,民办学校的优势不仅可以跨区择校,更重要的是课堂活跃、孩子的学习和成长环境宽松,课外有各类独具特色的校本课程。”

给市场释放一点空间,就足以吸引对教育有更高需求的中产阶层的注意力,他们既希望自己的孩子在竞争中不落后,也不希望孩子的童年过于机械和灰色。

如今,李蕙许给孩子的“快乐童年”也即将告结,2017年她的孩子开始读初中预备班,周末两天的休息时间,都排上了语文、数学的辅导班。

学校老师开始反复强调“跑分系统”:年级前60名至80名可能进入市重点高中,前80名至150名有望进入区重点高中,出了年级前60%,只能读职业高中。这也是学校和家长之间的“约定”:虽然民办学校有时意味着相对宽松的环境,但不能放弃对高升学率的追求。

上国际班烧掉首付

在升学率这根指挥棒的指挥之下,民办学校和学生同样“压力堪忧”,于是,一些中国家长把目光转向了国际学校和送孩子出国,但这也难祛家长心头焦虑。

北京《半月谈》杂志报道,两年前在大陆热播的电视剧《小别离》中,无论是富裕家庭、草根家庭,还是城市中等收入家庭,中国家长们都选择送孩子出国留学,指望教育改变命运,哪怕是早早地就要和父母、同学说再见。

上海家长陈先生最近就在纠结要不要早点送孩子到海外读书。他说,送出去考虑的不仅是孩子在中国要接受12年的应试苦读,且这种压力和付出不一定能 换来以后较高质量的生活。同时,中国学校对健康心态培养、学习的自由度和多元性、对体育的重视度都不如海外,还有食品安全等让人操心的事。但是,出国留学意味着家庭的离别、亲情的损失,孩子能否适应海外环境也是个未知数。

英国《金融时报》的一篇文章指出,中国留学从政府主导转为由家长/学生个人主导的社会现象,也就十来年的历史。由于家长对孩子留学初衷存在更多的功利性,加之对外国大学教育体制的不熟悉,留学费用的高昂,留学后前途的不确定性,导致中国现阶段的留学普遍处在一种焦虑状态中。这种焦虑状态的消除是需要一个比较漫长的过程,核心还是在于家长对留学初衷的理性回归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对很多打算把孩子送到海外留学的家长而言,孩子出国之前上国际班是不得不面临的一个选择,而这需要大把真金白银。

近日,国际学校服务平台新学说(NewSchool Insight)发布的国际学校行业数据库统计数据显示,当前,北上广深四个一线城市国际学校平均学费分别是17.5万元、15.82万元、14.6万元、13.8万元。在新一线和省会城市中,公立学校国际部(班)高中学段每年的平均学费接近9万元,初中段学费约为每年5.5万元。

“各种补习班,名师一对一都是暗地里使劲的,一节课就两三百元。尤其是我们这种准备出国的孩子花的更多,三年高中40万很正常,在济南够付一套小房子的首付。”近日,谈起孩子上国际班的费用时,张林如此说道。

张林是济南一家私企的高管,家里的经济状况较宽裕。即便如此,张林依然觉得孩子的教育花费是家庭支出最大的一部分,为了给孩子留出读书的钱,他和孩子妈妈都是“节省了再节省,孩子妈买衣服都找打折的。”

张林的孩子从小就是“学霸”,高一的时候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学校里单独开设的“国际班”。国际班就是既讲授中国高中课程,又有为出国留学做准备的高中课程实验班。孩子有学习的能力,家长就要有经济的实力,国际班的背后是高昂的花费。

张林算了一笔账:学费、书费等一年8万元左右,除了每年必须缴纳的学费、书本费以及住宿费外,还要进行雅思、托福等课外辅导,还要承担参加托福和SAT考试的费用,一年下来平均花费十万元很正常。“考一次托福大概要1500元,去香港考SAT要5000元。他们班里的孩子基本都参加了一些国外游学,一次就需要三到六万元。”一笔账算下来,张林说,一年的花费保底是10万元,上不封顶,多多益善。(完)